浴室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浴室柜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古刹惊魂2一副骨骸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7:02:59 阅读: 来源:浴室柜厂家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林然和肖扬拾柴回来,刚到大殿,就听到观音堂方向传来惨叫声,慌忙和林丽一起冲向观音堂,一进门,三人也被眼前的景象惊的目瞪口呆,只见夏雪和王冲狼狈不堪的抱在一起,脚下一堆泥土块中嵌着一副死人的骸骨,一颗白森森的骷髅头正好滚落在王冲的脚边。肖扬只是一愣神的功夫便哈哈大笑,“哎呦!我当是啥呢!一堆死人骨头就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子?还探险呢!哈……哈……”“得了吧你,他们没见过这些东西,害怕那是自然的……”林然白了肖扬一眼,伸手把夏雪揽在自己的怀里。王冲见状想去林丽那里寻找安慰,谁知林丽脸色铁青,扭头离开了观音堂,王冲连忙跟了出去。 “走吧!别怕,死人骨头而已,深山老林林的,遇到这种东西很常见。”林然安慰着夏雪,搂着瑟瑟发抖的她离开了观音堂。肖扬盯着那堆骸骨愣了一会儿,鄙夷的冲骸骨吐了一口唾沫,扭头出了观音堂。

“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!居然有死人,太可怕了!”王冲仍旧惊魂未定,他提议道。“离开?你看看天,已经快天黑了,深更半夜的,在荒山野岭里瞎转悠,那才是真正的危险呢!再说了,一堆死人骨头,有什么可怕的,你真不是个男人。”肖扬鄙夷的白了王冲一眼。 “你真不是个男人,哼!”林丽不知何时依偎在了肖扬的身旁,仿佛只有肖扬能给她安全感,王冲此刻觉得自己竟是那么多余,因为懦弱,他感觉林丽迟早会离他而去。想到这儿,王冲无力的垂下了头。

“肖扬,把那堆骸骨处理一下吧!不然在这里过夜,他们不会踏实。”林然说着站起身径直朝观音堂走去,肖扬会意也跟了过去。二人把泥土里的骸骨收拾一下,扔下了山崖,二人又仔仔细细在观音堂搜索一番,确认没有了残余的骨头,才用军用水壶倒了些水,洗了洗手,回到了大殿。

一轮红日缓缓坠入西山,天色暗淡下来,很快,这片山林便被夜色所笼罩。篝火燃起来了,温暖的火光驱散了冬夜的寒冷,也驱散了王冲和夏雪内心的恐惧。大家围着篝火聊天,气氛很融洽,只是林丽总是凑在肖扬身边,看都不看王冲一眼,这令王冲很愤怒,他一言不发,直勾勾盯着篝火,火光映在他的脸上,使他的面容显出几分狰狞。

王冲坐在那里无所事事,突然一阵腹痛,估计是吃坏了肚子,就向夏雪讨了些卫生纸,找地方上厕所。他打着手电,先来到观音堂,想到白天出现在那里的一堆骸骨,仍心有余悸,于是又往里边走,来到了罗汉堂,在角落里找了块平整的地方,脱下裤子,上起了大号,由于白天受了惊吓,夜里罗汉堂黑咕隆咚静得可怕,他不敢耽搁,唯有速战速决。

王冲很快解决了问题,提上裤子往回走的过程中,隐隐听到有男女打情骂俏的声音,他以为是林然和夏雪在寻机幽会,便不在意,接着往前走,声音也越来越清楚,淫声浪语不觉于耳,听着听着王冲的脸沉了下来,因为那个女人的声音分明是林丽,而那个男人的声音分明是肖扬,两人幽会的地方就在观音堂,“狗男女!”王冲心里暗骂,他怒火中烧,顺手在地上摸了块石头,悄悄潜到观音堂外面,里面的声音已经演变成了忘情的呻吟,听动静两人已经酣战在了一起,耻辱啊!自己的女友竟然和自己的哥们儿做爱,而且做的那么快乐!王冲臊的面红耳赤,他一跃而起冲进了观音堂,果见林丽赤条条的趴在墙上,肖扬正搂着她纤细的腰,在她雪白的臀部上做着激烈的运动,“王八蛋,我要杀了你们!”王冲怒吼一声挥起石头就朝肖扬的脑门上砸去,肖扬应声倒地,脑浆崩裂。接着王冲从地上捡起一根枯树枝奋力插在了林丽的小腹中…………

众人在大殿听到王冲的大叫声,慌忙循声赶了过去,一进观音殿,林然和肖扬顿时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,随后赶来的林丽和夏雪惊叫一声随即瘫软在地上。雪白的手电光柱下,王冲的脑袋被砸的瘪进去一大块,红白相间的脑浆流了一脸,他的眼睛爆凸,直勾勾的盯着前方,手里握着一截枯树枝,将小腹戳了一个大洞,血糊糊的肠子流了一地,此情此景让见过不少大场面的林然和肖扬也顿觉胃里一阵翻腾,差点吐出来。

王冲死了,死的莫名其妙,匪夷所思。“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!这个地方不干净!我好害怕,他……他死的太惨了,我怎么向他家人交待。”林丽惊恐的看着周围几个人,抽泣着,盼望有人能够回应她的诉求,哪怕是一个肯定的眼神。大殿里,篝火旁,忽明忽暗的人火光映照在另外三个人的脸上,他们的脸惨白惨白,如死灰一般。“我们现在不能走,天黑路险,只要一个不小心,我们都会跌进悬崖,摔个粉身碎骨。不如留下来,等天亮了,我们还要找人救援,把王冲的尸体弄出去。如果今晚能查明王冲的死因,也算是对他一个交待!”肖扬的眼睛里似乎要喷出火焰,他很愤怒。

“肖扬说的对,今天晚上我俩轮流守夜,林丽夏雪,你们别胡思乱想,一切等天亮了再做计较。”林然说。林丽和夏雪不再说话,她俩依偎在一起,沉默不语,仿佛各自想着心事。

夜深了,经历了如此恐怖的事情,大家都身心俱疲,很快都蜷缩在睡袋里睡着了。肖扬打着盹儿,他要守夜,可是最终也支持不住,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一个女人的哭声隐隐的在远处回荡,大殿里静的可怕,因此显得哭声是那么的真切,是一个女人的哭声,伤心,幽怨,让人听了禁不住黯然神伤。林丽悄悄从睡袋里爬出来,循着哭声朝观音堂方向走去,大殿里,肖扬,林然还有夏雪都在熟睡,没有鼾声,甚至没有呼吸的声音,像死了一样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